<menuitem id="rnx1p"><video id="rnx1p"><listing id="rnx1p"></listing></video></menuitem>
<var id="rnx1p"></var>
<cite id="rnx1p"></cite>
<menuitem id="rnx1p"></menuitem><var id="rnx1p"><video id="rnx1p"></video></var>
<var id="rnx1p"><dl id="rnx1p"><progress id="rnx1p"></progress></dl></var>
<var id="rnx1p"><dl id="rnx1p"><listing id="rnx1p"></listing></dl></var><cite id="rnx1p"><strike id="rnx1p"></strike></cite><var id="rnx1p"></var>
<cite id="rnx1p"><video id="rnx1p"><thead id="rnx1p"></thead></video></cite>
<var id="rnx1p"><strike id="rnx1p"></strike></var>
<cite id="rnx1p"></cite><var id="rnx1p"><video id="rnx1p"><thead id="rnx1p"></thead></video></var>

技能培訓亂象成風:315是否會對微淼商學院、啟牛學堂們出手?

時間:2022-03-11 16:24:58  來源:澎湃

“今天你學習了嗎?” 這個問題如同魔咒一般刺激著廣大的社畜群體。尤其對于95后、00后們這些年輕人來說,剛剛步入社會,正處于職業的迷茫期,大部分人對于未來發展不明確、無規劃,在加上社會浮躁的氛圍、各種斜杠青年的宣導下,紛紛轉身撲向了各種技能培訓速成班。
在2020年315晚會上,就曾有大量消費者投訴嗨學網,稱嗨學網銷售當面說一套,協議背后簽一套,不少消費者受誘導買課,當學員們發現上當受騙要求退錢時,結果退款困難重重。
如今更是出現了不少報道9.9元理財課、0元配音速成班等騙局和陷阱,利用人們的好奇心和賺快錢的心理,狠割“韭菜”。隨著今年315倒計時響起,這些“技能培訓速成班們”是否會中“央視315大獎”?
瘋狂的技能培訓速成亂象
“財商”一詞來源于羅伯特·清崎的《窮爸爸,富爸爸》一書,在近幾年點燃了國內大片金融小白市場。曾經做P2P、網貸的互金人員紛紛轉型,一些自媒體也開始給自己的粉絲建財商課程群......
越來越多人和機構涌入財商課程領域掘金,帶來了微淼商學院、啟牛學堂、長投學堂、快財學堂等理財教育平臺的瘋狂生長,同時也產生了諸多亂象。消費者往往是學費先虧,理財再虧。
實際上,央視此前已經不止一次曝光過財商教育亂象叢生的現狀。在今年年初,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欄目也曾報道過一期“12元小白理財課騙局”的市場觀察。
在記者體驗微淼財商課“12元小白理財課”后發現,課程重點竟是推銷6998元的課程。有微淼財商課前學員稱,那6998元買的是線上錄播課,沒有老師真的給你講課。她覺得不值想退費,老師卻以她一次沒按時交作業為由拒絕。
據天眼查查專業版APP顯示,北京微淼財商科技有限公司則成立于2019年4月,兩位主要股東均為個人,商學院創始人封賀持股75%,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王樓樓持股25%。
值得注意的是,微淼創始人封賀也被懷疑履歷造假,而且其關聯公司曾涉嫌詐騙。
據鳳凰網報道,在對外的公開宣傳中,封賀是復旦大學經濟學學士、國家理財規劃師。但據紅星新聞報道稱,封賀復旦大學經濟學學士的學習形式為“夜大”,入學難度及含金量均無法與高考、考研相比。
而“國家理財規劃師”這一職業證書,也早在2018年就從職業資格認證目錄單上被取消。
另外,天眼查APP信息顯示,除了微淼外,封賀與創辦于2015年的北京金桐商品經營有限公司和創辦于2016年上海蘭坤實業有限公司關系緊密,分別持股為45%,這兩家公司法人均為劉雯。
但公開資料顯示,封賀持股的金桐公司和上海蘭坤公司,一家卷入過原油期貨詐騙,一家卷入現貨交易詐騙。封賀曾任職的寧翼公司,則曾卷入白銀交易詐騙。
在2021年3月,北京市昌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曾發布消費警示,15家教育培訓類被訴2次(含2次)以上主體被點名。其中北京微淼財商科技有限公司被投訴高達12次。如果在黑貓投訴上搜索微淼商學院可以發現,涉及微淼商學院的投訴有2921條,投訴理由包括“誘導消費”“不退款”“虛假宣傳”等。
央視記者還連線了一位啟牛學堂的班主任,對方介紹,老師買什么(股票)、賣什么都會給學員實時分享買賣信息,跟著抄就行了。對方直言,9天的體驗課就是廣告,是為了讓學員買之后的收費課程。
對此,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兼職研究員董希淼說,未經核準,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為證券交易及相關活動提供服務。大多數財商教育機構未經證監會核準,相關人員也沒有取得證券從業資質,因此他們從事推薦股票等活動是非法薦股行為。
據財經新媒體發文,在《財經》新媒體獲得的一份通話錄音中,有微淼的老師為了挽留想要退課的學員,直接表示“我可以現在就告訴你一個股票,應該能漲20%-25%左右”。
多名學員告訴《財經》新媒體,進階課報名是“先付錢、再簽合同”。拿到合同之后,學員們才發現官方的退款標準,和小白營老師口頭承諾的并不一致。
另外,在“低價財商課”騙局被曝光后,0元配音速成班的市場亂象也愈演愈烈。
比如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欄目曝光的“0元配音速成班”騙局中,揭露了潭州教育存在誘導學員通過分期貸款繳納高額學費的現象。
這些配音培訓廣告宣傳號稱,0基礎、低門檻、僅靠一部手機就能輕松實現高收入,十分誘人。事實證明,靠聲音不一定能賺錢,但可能會讓你血本無歸。
據新華社報道,有些商家趁機在網絡平臺推銷各類“聲音培訓班”。有些培訓班大多先以“免費專業聲音培訓”“幫聯系高收入兼職”等承諾招攬學員,但學員們在高價購買課程后,并未能實現廣告所稱“輕松月入過萬”“培訓完保障就業”,有的甚至還背上網貸。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有關配音課程的投訴有大致818條結果,其中大部分指向了潭州教育、加鹽課堂、大鵬教育、哈德良學社等機構。
對此,山西云岡律師事務所主任劉琨指出,培訓機構的部分行為已觸犯法律紅線。
一方面,“0元學”“輕松月入過萬”等宣傳語構成了廣告法中的虛假宣傳,即以虛假或引人誤解的內容欺騙、誤導消費者。另一方面,如果培訓機構與學員簽訂的合同中含有“包就業”“包分配”等兜底性承諾,事后沒有兌現,則構成《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欺詐行為,學員可要求三倍賠償。
一場收割與被收割的游戲
實際上,這些技能培訓速成教育往往鏈條短、模式輕、增長極快,存在“三無特點”,即無門檻、無資質、無監管。
無門檻,也就是說隨便注冊一個公司或開個賬號,就能進行所謂的在線理財教育、配音技能培訓;無資質,是指多數從事技能培訓的從業者并不具備相關專業知識,往往做幾頁PPT就敢上課;無監管,目前財商教育、配音技能培訓等企業并未受到相關教育行政部門足夠有力的監管,因此行業亂象頻發。
本質上來說,這些技能培訓速成課更像是一種一次性生意。
打著速成的名義,提供著低質量的課程,或許這些內容確實可以幫助小白進行專業領域的掃盲,但是靠這些知識進入行業賺錢,難度很大。一味畫大餅,忽略成功的難度,無疑是在踐踏人們對學習的熱情,消費大眾對行業的好感。
比如配音,并不像看起來那么簡單,技術含量較高。用氣發聲、吐字歸音,除了要具備出色的嗓音條件,還要有表演能力、共情能力等,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成本,絕非短短幾個月的速成班便能脫胎換骨。
財商教育方面,教學方式機械、內容同質化嚴重、實時性不強。低質課程背后,是教育人才的欠缺,老師更多是機械地復制粘貼內容,并不能對很多專業知識進一步講解。
統計數據顯示,正常的成熟市場背景下,培養一個基金經理大約需要10年時間,而今這個數字在需求不斷加劇中變成5年甚至更短。在國內幾位頂流基金經理中,任職超過15年的只有一位,其余的均在10年以下。連奮斗在一線的金融人才都如此匱乏的話,財商教育領域的老師更難得到補充。
據微博認證為法律博主的用戶王海發文稱,近日,有粉絲發來一組疑似微淼商學院進行的操作,天津微淼財商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由北京微淼財商科技有限公司變更為深圳潤物致知科技有限公司。似乎微淼正在從京津地區全面撤出,轉戰深圳。對此,向善財經并未在網上找到微淼方相關回應,真實性不置可否。
2022年1月7日,中國基金業協會公布了《全國公募基金市場投資者狀況調查報告》。數據顯示,相比2019年,2020年的30歲以下基金投資者占比下降,僅有27.7%,而60后、70后占比上升。
對此,有網友表示,年輕投資群體已經虧不起了,正逐漸退出資本市場。這也意味著整個財商教育行業正在進入冷靜期。
教育本身是一個“慢”行業,沒有誰可以“一步登天”,更加應該注重自己的核心。教育培訓作為一種非標的服務產品,其售后的“服務”更為重要,如果想形成真正的可持續性發展,就必須在教學各個環節上提高自己的硬實力,真正為學員帶來專業價值。
互聯網改變了教育的形態,但是沒有改變教育的本質。當企業蒙蔽了“良知”,踏破法律的底線,用盡一切手段追逐利益時,未來注定難有一個好的結局。

京津冀一體化新聞